古家具探秘

“它”是这场文字狱悲剧的物证

2017-1-17


 “清风不识字,何必乱翻书”,“ 夺朱非正色,异种亦称王”这两句话,在民间流传甚广。当年清王朝也借此在天长城制造了一桩悲惨的文字冤狱。

 当事者叫程书楼,生于康熙末年,原籍徽州,曾祖父在明朝做过高官,祖父为儒医,父亲是木材商。一家人由徽州迁居天长,住在天长城东门大街。

 程书楼自幼聪明,雍正十年即中举,曾进京考试。落榜后,大学考官昏庸,对官场冷淡。因此,时常和朋友高谈阔论,抨击时政,尤对本城县令高翔 ,贪赃枉法不满,二人也因此结怨。

话说程书楼有一外甥名叫斗儿。此人父亲早亡,母亲对他十分溺爱,使他养成好吃懒做的恶习。

这一天,书楼看天气很好,便把收藏的古书、字画搬去晒霉。事毕便坐在高堂前的八仙桌旁的太师椅上,一手端紫砂茶壶,品着香茗,一手捻短须,眯着双眼,得意的欣赏着那些收藏品。忽然,一阵微风吹过,书被吹动了几页。他触景生情,摇头晃脑,随口吟道:“清风不识字,何必乱翻书。”不想说者无心,听者有意,这话被他外甥斗儿听到了,也为日后埋下了祸根。

 次年,书楼好友苏孝廉从凤阳来访,书楼在堂屋八仙桌上接待了好友。二人对面而坐,畅叙友情,吟诗唱和。忽然花匠来报,说花园里开了一朵黑色牡丹花,很是稀罕,请主人前去欣赏。书楼当即请苏孝廉一同前往。只见此花硕大如碗,色黑如墨,花蕊金黄,花瓣又有金线镶边,甚是好看。书楼心中高兴,随即就和孝廉吟诗助兴。孝廉允道,“请年兄先行赐教。”书楼并不推辞,张口便来:“斗艳着奇装,言色意癫狂,夺朱非正色,异种亦称王。”孝廉连称好词,好词,小弟甘拜下风,无需献丑了。不想,此番情景又被斗儿看到。原来斗儿又来向他要钱,只是来的不是时候。平时斗儿没少要钱,谁知他舅舅书楼今天正在兴头上,他这么当着客人的面要钱,扫了他的兴致,不免大骂几句,给些银两,撵出门去。

可接下来,事大了。这一回,书楼和几个好友正在密谋揭发高县令的罪行,他外甥斗儿又突然闯了进来,张口就要钱,书楼怕影响大事,忙叫家人拿银子打发了他,谁知这斯定要200两才肯走。书楼一听,不由火冒三丈,只见他忽然从太师椅上站起,大手一拍八仙桌,吼道:“我怎么养了你这样一个畜生,今后我与你一刀两断,永不来往。随叫家人夺下那5两银子,撵出家门。


 斗儿这一走,断了生路,越想越恼,由爱生恨,由恨生恶。自然想起了要到县衙告倒舅舅,讨得县令奖赏的坏主意。

 高县令早已恨死书楼了,只是苦于没有机会。这下二人一拍即合。于是乎,高县令连夜呈文上报朝廷。皇上一听天长县竟有人敢如此诽谤大清,这还了得!立即派钦差大臣,带领御林军赶赴天长,将书楼一家老少,悉数捆绑,共140口,将陈书楼灭门九族,家产抄没上缴官府。行刑之日,程家亲族  共140人,被押赴市曹,斩首示众。这就是雍正年间文字狱在天长县的悲惨一幕。如今,眼前这张八仙桌和这张太师椅子正是造成那场悲剧的物证。